本篇文章1451字,读完约4分钟

近期,跨境通的075号公告让原本低迷的资本市场再度火花四溅,引发行业热议。

跨境通老本行百圆裤业创始人1969年出生于山西,他干过建筑工人,后来转到服装行业,摆过地摊,后来到服装城中开店。在经营过程中他推出“百元裤”,出乎意料地大获成功,连锁店开到了世界各地,曾经的“穷小子”打造出了山西太原首家民营上市企业。

此时徐佳东创立的环球易购正值蒸蒸日上之时,百圆裤业创始人和徐佳东强强联手,即便二者的电子商务业务在产品价位和运营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距,2014年,百圆裤业依旧实现了对环球易购的并购。交易后徐佳东个人持有上市公司20.19%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百圆裤业创始人成为跨境通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30%,仍为公司实控人。在徐佳东对环球易购的运营下,转型跨境电商实现市值暴增,跨境通大股东也借此以70亿元跃升为山西首富,成为山西煤炭钢铁行业之外的第一位首富。

并购后第二年,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营收达到39.61亿元,净利润也达到1.66亿元。然而在徐佳东带领下的电子商务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95%时,百圆裤业的老本行的裤子业务却在走下坡路。然而,尝到资本甜头的大股东开始疯狂并购,系列并购后,跨境通形成完整的跨境进出口电商业务生态圈。为了支持并购,跨境通实施了5次定增,合计募资50.23亿元(包括发行股份和配套募资)。

  高溢价并购、高业绩承诺推动了跨境通经营业绩的高速增长。2015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3.94亿元、7.51亿元,同比增幅分别高达403.39%、133.85%、90.72%。

短短三年,跨境通资产暴增至123亿元。然而,疯狂并购带来了资本泡沫的同时也给跨境通埋下了隐患,为了完成业绩承诺,环球易购盲目铺货,亏本大打价格战。2017年下半年环球易购出现库存积压,2018年面临存货跌价,库存和资金周转困难加剧。

曾经务实创业的“穷小子”也走上了务虚的不归路:投资-兑现-再投资-再兑现成为了跨境通大股东牟利的终南捷径。2016年,随着跨境通股价的持续暴涨,跨境通大股东开始大规模套现。两年的时间里,跨境通大股东夫妇持续套现高达50亿元。2019年至2021年,跨境通扣非净利润三年累计亏损72.82亿元。

2019年9月,跨境通大股东担任跨境通实控人期间,将股权转让给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旗下的新兴产业投资基金,获得溢价款3亿元。徐佳东也因此失去了跨境通的实控权,2019年至2021年,跨境通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26.86亿元、23.41亿元、22.55亿元,三年合计亏损72.82亿元。回天乏术的徐佳东也在2021年5月选择了辞职,开始密集减持套现。退出管理层。徐佳东背负24个限消令,被执行总金额达8.51亿元。跨境通大股东也身背5个限消令,被执行总金额22.04亿元。受债务影响,两人所持股份均不断被司法强制执行、拍卖。

一片狼藉之下,二人商战也愈演愈烈。12月2日晚间,跨境通发布公告,他们认为徐佳东存在职务侵占。随后,徐佳东在朋友圈辟谣及在自媒体渠道发布声明称实属造谣


 现在看来,徐佳东加入跨境通更像是担任一个背锅侠的身份:在百圆裤业的服装行业失去生气时,徐佳东运营的环球易购撑起了跨境通的一片天。当跨境通大股东对自己的企业全无信心决定全身而退时,徐佳东仍想带领千疮百孔的跨境通走出困境,可惜无力回天。

 

目前,跨境通刚刚完成摘帽,公司两名核心人物的内斗还在进行,究竟谁是谁非,有待权威部门作出公正结论


标题:跨境通原董事长徐佳东身陷纠纷,本人澄清表态

地址:http://www.edungo.net/a/keji/37062.html